路上走走停停。

致你一生风花雪月、纸醉金迷。

×—昵称小名族繁不及备载。笔名预计是东宁子衿或之类的变化形。
×—挖坑填坑都很小气。
×—玩一点原创。
×—挖坑填坑真的都很小气,所以文库拮据,存搞零散。
×—是湾家人

应许书(路西法×阿萨谢尔/阿萨谢尔×路西法,无差)

应许书


万国之君、大能之主啊。

我等自天殒落,悖逆汝之权柄。

汝所厌恨,乃我等欢愉。


一、上路

1. 

  「『明亮之星、黎明之子啊,你怎么竟从天上陨落?你这击溃列国的,怎么竟被砍倒在地上……』」 

  「阿萨谢尔,我容许你在三秒之内离开我的视线。」


  路西法平淡的声音在魔都柯赛托斯毁败的砖瓦间破碎的回荡著。魔族这十年间经历了内斗和奴役,在巴哈姆特被成功讨伐的此时,魔都难以收拾的断垣残壁暗示著他们近乎一蹶不振的状态。战后留在王都的弱小魔族们,正準备与人类携手,迎来未曾有过的和平共处,而藏躲数年的高等魔族无法使役他们,魔都的重建计画一再延宕—...

战争之后,阿萨谢尔他——

  阿萨谢尔秉持恶魔的本性始终吝於编织美好童话,所以艾尔对床边故事的模糊印象在幼年时母亲细瘦而温柔的掌心轻拂侧颊时戛然而止。那时贞德说了金斧头和银斧头的故事——他眼底星点光亮闪烁,问著母亲湖中女神会不会像索菲埃尔大人那样美丽呢?他的母亲一愣后先是回答「神明大人是留在神界的。」然后才像意识到什么一样慌忙改口:「——但也有像湖中女神这样的神待在人界,当然,你说得对,艾尔,就像索菲大人那样美丽。」

  他还不是很能够明白何以母亲对于美好故事的追求似乎不像他如此自然——可是在阿萨谢尔身上他轻易地接受了这个设定,毕竟阿萨谢尔从来就不是能够胜任母职的角色,在雷雨交加的时候绷带恶魔踏血而来,艾尔握住他的衣...

如果我發一張照片,會不會被封號呢
這個連二二八紀念館都沒有內建為地標的地方

言不由衷(果海/海果)

果海海果无差。虐(或称之为TE),海未单箭头。

OOC,很短,没有逻辑、没有剧情、没有结局(TE嘛呵呵),想写什么就写什么。

写得好心塞啊……


------


  ——为什么是这样的一个世界呢。


  高坂穗乃果的脸颊侧贴桌面,自然卷的头发顺地心引力盖了她另外半张脸,遮得她视线一片橘橙。她透过发丝盯着一旁园田海未挺直的背脊,浮想远远飘出课本,越过老师漫溢整间教室的声线滑到邻座。这视线是毫无意义的,她想,海未总是那么认真,会看到我盯着她吗?看不到吧……

  「穗乃果。」海未目不斜视,气音里带着难以无视的警告意味。穗乃果悚然一惊,原先绵软瘫坐的身体倏地僵直,几乎从桌上弹起。...

人鱼(绘海)

OOC,臆病者うみ,年龄操作,大学生设定。有原创砲灰角,花式OOC,没逻辑,各种BUG,慎入


  那是个,炙阳蒸腾空气几乎晒出盐粒、清晨却仍然渗凉指尖的夏天,还有那片一望无涯的海,掉了一颗悠悠荡荡的心。有个很年轻的旧日故事,经不起时间吹沙磨刮,终于剥落在日暮绵长的沙岸。


Ⅰ.

  十九岁的园田海未有一头浓青的长发,风一动,就飏起海波,遮一片天。


  要在高性別比的文学院中出彩,园田海未自有她的特別。但其实「气质」这种形容在这个圈子里不太够看,青青少女无不各各婉雅雍容。论学识,不捧上三五本五百页起跳的典籍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出身文苑。

  T大男孩看文苑女孩一个比一个超脱...

这是没下限呢还是没下限呢又或是没下限呢

都不是(。


標題亂取,順便占个tag。有些事想說。


--


哎,在说任何话前我先自首,去年考完大学便半摔出进击坑,没什么原因,冷了半年,就算要补救什么也得花时间,但接着又补盗墓笔记,本传藏海花沙海一口气看完也跌坑底了,这里瓶邪主但可逆,吴邪脑残粉……不不不离题了,总之,艾利还需要多培养些。那份疯疯癫癫的爱不知什么时候没了,消散得自己都心寒。先给自己打个预防针,有机率(大小难说)在K二期完后出二次元坑只留小说坑。太纯视觉美感的作品,我比较不擅长解读和体会,但毕竟也待了好几年了,会试着加把劲。


艾利的话,再给我点时间,如果没成这坑就算是弃了,我也无可奈何(哀伤


噢再然后...

【APH】悠歌的人如此淡然(基尔伯特生贺)

Ich weiß nicht, was soll es bedeuten,

Daß ich so traurig bin,

Ein Märchen aus uralten Zeiten,

Das kommt mir nicht aus dem Sinn.


  波茨坦无忧宫的穹苍连日覆著朔冬灰荒。他良久驻足这一块朴庸的草地,平凡的刻字石板——如若僻陋的村乡一隅,或是七八个世纪以前那个帝国的吸墨沙盒,全欧洲一齐蔑目白眼。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僵立在阴郁得不见夕映的日暮里,从未如此怀念无忧宫的盎然盛夏。


  他并不是年年来到无忧宫。其实头几年他...

【工商】艾利小说本《长夜不尽你透明的倒影》印量&预订调查

这本是小小的短篇集哦!


【刊名】《长夜不尽你透明的倒影》

【类别】进击的巨人同人(CP:艾连×里维)

【作者】东宁子衿

【封面】Lyrene(柳丁鱼队长)/东宁子衿

【排版】Lyrene(柳丁鱼队长)

【页数】小说本,内文约三万字

【内容】短篇集结。收录《Reluctant Hero》、《那株蓝花楹在雪中盛开》、《簷前雨》、《途中的迷迭香》、《Sigh》以及一篇未公开短篇。书末有剧情解析。

【售价】未定,约莫150~180台币

【贩售】湾家艾利only<守护之翼Fall In Love>、通贩


通贩以湾家为主,如果耀家有太太想要的,我想……应该……可以送...

灣家艾利only在EL11喔歡迎來玩(艸

我老發這種文章一定掉粉XDDDD


台湾立法院(国会)を学生らが占拠 生中継

http://live.nicovideo.jp/watch/lv173117558?ref=ser&zroute=search&kind=content&track=nicouni_search_keyword&keyword=%25E7%25AB%258B%25E6%25B3%2595%25E9%2599%25A2

發在這裡雖然沒什麼意義,但既然我不會被屏蔽那就當記錄吧。

----------

我不看懶人包,概覽了一下條文,其實也不太懂會對經濟有什麼影響,細看了幾頁還是...

说我不务正业我也认了orz,7/2、3要考大学,原本想来讨拍但想想应该没人会来拍只好自己拍自己XD(。

总之跟Nazo、Lyrene、Atsirt、夙琉合组了一个社团<释字第55号>(名字是我想的唷啾咪(。))网址在这:http://mnlypanz.pixnet.net/blog

欢迎大家来玩w近期应该好像(?)有个小小的合文,没意外会在白色情人节晚上在社團網站上发表w

另外,虽然还有好一阵子但台湾艾利only欢迎大家来摊位<求你们结婚很过分吗>上骚扰拍打餵食(*・∀-)☆


最后……我会尽力挤出艾伦生贺的……兵长生贺没赶上连艾伦生贺都没赶上的话我我我我我我就去切腹QAQQQQQ

2014/05/10台湾艾利only《守护之翼》直参(ゝ∀・)!有新刊(也是自己出的第一本本子)内容就是lofter上的艾利短篇集结,再额外加个短短的未公开小短篇!小短篇是HEHE(强调


最近在弄本子事宜而且要考大学了没什么时间码字所以都没更新

ごめんなさい(土下座


我已弃疗,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原创】月光杀人

噢是的这就是所谓的,搬不出新招只好先拿二手货垫垫的第一弹。

这篇小说是拿去投了校内的文学奖,搬出来让有在关注的大大们笑话一下吧这什么东西乱七八糟。另外一篇也是投了文学奖的大概会在一两个礼拜后也丟上来,到时候这篇就会删了,等到我终于把尊礼或艾利的长篇码出第一章后,就会连另外一篇也删掉。这是某种程度上的减轻罪恶感吧(。


关于城市,关于我生长的地方,关于这个半吊子的台北,那些干净得太过而我又心甘情愿淌进浑水的所谓汙渍,关于我一直想要知道的,如何无趣又如何凡庸。


注:这篇跟以往写尊礼或艾利的笔风大概会相差甚剧请不要介意,这是话唠的本质(ry


————

月光杀人


平凡得要杀死...

把脑洞列出来断个后路以免考完试后忙申请忙唸书忙cos忙发病(什么)就什么都给丟一边了o-<--<


※尊礼长篇当铺(??)万事屋(并没有)趴啰,现代背景架空,少许玄幻要素希望有。因为某位前阵子大红了的当铺老板所以冒出的脑洞,说实话我挺喜欢他的,很博学多闻的感觉。

领首黑道的流氓周防尊在新接管(不要问我为什么是接管)了这一带从小生长的地方,一天晃悠间他遇上了一个蹲在路边捡拾红色玻璃珠的女孩。街巷中一个轻易走过便要遗忘的位置,谜样的当铺老板一双薰紫慑人端丽,他收了来自每个来到这里的人所带来的世界各地的宝物和垃圾:绝矿的宝石、沁血的古玉,几乎裂成两段的丝巾、怎么也倒不出来的陈年老酒...

【进击的巨人】sigh(艾利)(全)

天啊这篇我花了N久时间才写完(拖延症末期无药治

总之是BE,原本想当兵长生贺的,但果然怎么可以让BE当生贺呢这样是不道德的!!!!(?

总之是这样啦,OOC可能很严重请慎入轻喷QQQQQQ


-----------------------

《Sigh》


  那几年却总晴得让人寒心,我以为会有狂风骤雨,万化都应该要为他悲嚎哀悼——但夕阳最后还是柔软得像书上的清秋菊花,它们燃起了最后一道烽火,将气流送去前线推展那一片一搧就要天翻地覆的翅翼,最后再捎来整个东风的灰烬。

  百载的悲剧最后也仅只史书一笔,谁人折腾其中的撕心裂肺,大抵也化归一声叹息。

  而我最后也只是知...

【进击的巨人】sigh(艾利)(上)

其实已经有了七千字了但硬是卡著还有一半没写orz无耻地丟一下来证明自己还是有在码的只是那速度那质量不忍直视而已
拿走小姐指定的艾利BE,所以是BE(?
不丟一下真的有种不安感明明有乖乖码的被当作没在码那种坐立难安……O-<--<

--



  那几年却总晴得让人寒心,我以为会有狂风骤雨,万化都应该要为他悲嚎哀悼──但夕阳最后还是柔软得像书上的清秋菊花,它们燃起了最后一道烽火,将气流送去前线推展那一片一搧就要天翻地覆的翅翼,最后再捎来整个东风的灰烬。
  百载的悲剧最后也仅只史书一笔,谁人折腾其中的撕心裂肺,大抵也化归一声叹息。
  而我最后也只是知道了,春风沐过万物茂生,但...

【进击的巨人】我们那所谓的无所不能(艾连+米卡莎)(非CP)

我很爱米卡莎但是,这不是CP没有CP没有没有没有谁敢给我带入艾笠我就跟他翻脸……!(闭嘴
说实话米卡莎讲那段话时我眼泪已经积得满满在眼里了然后艾连回话噢干我就爆泪了我百分之六百不萌艾笠但这两人我真他妈的喜欢QAQQQQQQQ!!!!(不要爆粗好吗

超感动这两人之间的感情不管是哪方面的都令人感动虽然我好像有被拆CP的危机感但我还是很感动(语无伦次中

纯亲情与纯友情向,重申一次,不是CP不是CP不是CP,没有爱情元素,想想我是怎么看团兵二人的,我就是怎么看艾笠二人的……等等好像不对,反正就是那样了意思就是很爱两人之间的羁绊但不是CP那种的!

翻译歧异:艾伦.耶格尔→艾连.叶卡;三笠.阿克曼→米卡莎.阿卡曼...

【K】坠落诸神黄昏之中的献祭者(宗像礼司中心)(有点尊礼)

人生就是为爱而疯狂。(????????
宗像礼司单人中心但还是有点尊礼,突如其来的第二人称视角,从头到尾不知所云,唯一想说的就是宗像礼司生日快乐以及宗像礼司我爱您。

其实整篇都是告白!(。

----
坠落诸神黄昏之中的献祭者


  你以为自己一直魇在梦里,可明明世界还在流转,东京的樱花每年都一样盛绽。

  整洁分明的街道一矗就立上了天涯,你听到他们的鞋跟响奏乱中有序,磁砖在唱歌,行道树在唱歌,连长长的笔直的黄昏都唱得音声嘶哑在尽头变质再变质。
  你看到了,炎火燃烧至极而揉杂进了苍茫蓝天在那里,你看到了猛然扭曲的艷霞,在那里,极尽灿然穷至世间千百年的生离死別。

  於是你仍旧经过了一整个四季的轮舞,...

【进击的巨人】那株蓝花楹在雪中盛开(艾利/艾兵)

不要问我这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总之就是,艾兵(?
一个多小时内爆出来的,而且是神短的艾兵XDDDDDD(干
因为前几天看到一张图是里维双手交握在腹部躺在百合花中感到很痛,所以决定写个军葬假装它是BE(。
今天突然飙出来的所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可是问题在于标题在昨天就取好了(。
蓝花楹的意思就……QQ
因为有人嫌我的排版段落很伤眼所以切了很多段出来,我没有说是谁喔(。

翻译歧异:艾伦.耶格尔→艾连.叶卡。利威尔→里维。


----


那株蓝花楹在雪中盛开
                ──你自始至终都在绝望里拥抱爱情


  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在没有您的世界继续拥有幸福了。


  世界在绝...

【进击的巨人】途中的迷迭香(艾利/艾兵R18)

这篇是被ㄋㄗ胁迫出来的R18 O-<--<

总之这篇莫名其妙从头到尾,其实发想是挚爱的里维班QQ迷迭香查了花语是回忆、记得之类的意思,所以就这样啦(哪样

然后没有引号是因为懒得换行(干)反正看得懂对ㄅ对ㄅ对ㄅ(。

不知不觉想要越写越细写到后来就不知道要怎么写了而且还边写边睡所以大约有什么自相矛盾的地方敬请见谅orz

舔舔里维和艾连,翻译歧异上的阅读不便敬请见谅QQ欢迎下收指教!

--


途中的迷迭香


  里维身上只著一件简单的白衬衫和黑长裤,他坐在桌前的椅子上两脚跨着床板,人类最强的侧脸在光影错替间明明灭灭,带得他的灰蓝色眼睛也光彩流转得闪动。艾连提著油灯敲开门...

【進擊的巨人】簷前雨(艾兵/艾利)

BGM强烈建议搭配蔡淳佳的《簷前雨》服用,整篇文章的灵感也来自於这首歌的歌词,某些小细节的意涵也可以参照歌词(大概吧)。好啦其实迸出这篇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今天台风天而已(。
年龄操作有。艾连二十岁,里维三十五岁。
有点蠢的甜文注意,死活都要为了kiss而OOC的情节注意。
笔调莫名充满自爽感,这人边写边翻滚求他们结婚(为什么连这都要爆出来

翻译歧异:艾伦.耶格尔→艾连.叶卡。利威尔→里维。

以上都欧给的话,欢迎下收,敬请指教☆

--※--

簷前雨

  珠水落於眼前自缓凝到急坠,空气湿得连皮肤都发皱的感觉实在令人厌烦。
  或许也没那么烦。

  战争甫休的大地仍轻忽不得,调查兵团受命出发墙外去探寻险处犹存却不再分秒致...

Reluctant Hero(艾兵/艾利)

已经是近乎极短篇的篇幅XDD


这是为了报答ㄋㄗ的艾兵所出现的另外一篇艾兵XDDDDDDD(人家不要
最近看了几篇兵长对艾连单箭头的文感到很痛所以也想动手一篇来治癒所以这篇艾兵是双箭头喔(。
为了向ㄋㄗ致谢所以首度挑战第二人称求轻喷QwQ

兵长中心です


--※--
Reluctant Hero

We have lost our edge

  磅礡蒸腾的血气溢散明明雾花了视线却仍睁明双眼,你甚至在前所未有的动摇间仍矗立前线,不带一丝却步的迹象。

  若果始然是一个纯粹的赏识,那么接轨而至的所有真的是荒诞的脱序。而你已经没有余力去辨別当时。
  因为从街角的阴臭到无垠戾气的阔广平原,你从来没有被...

未定題。

想寫個大學生艾倫x大學教授利威爾

還沒定題也沒什麼大綱,這裡是試發。

翻譯歧異:

艾倫.耶格爾→艾連.葉卡

利威爾→里維

三笠→米卡莎

讓→約翰


翻譯歧異接受不能者、劇情設定接受不能者右上紅叉自取。

ooc部分請酌量無視,歡迎指教。

——


  艾連.葉卡是在十二歲那年意識到自己的靈魂是被五花大綁的。

  那是一個漫長、令人嘔吐的經歷,就像自我碎裂的過程中,剝離的皮肉碎屑扎入壓迫胃部而造成的噁心反應。當他看到他的雙親面對面坐著,保持著禮貌的距離說著他聽不懂的話語。是的,他活了十二年,第一次聽不懂自己的母語。

  他的父母臉色如常,他卻在那個晚上通霄失眠。此後他有很長一段時間每每在空無...

我的LOFTER登录首页:
www.lofter.com/login/light-grasping/7032994
点击预览
© 路上走走停停。 | Powered by LOFTER